五星红旗出自一位普通的公民之手

发稿时间:2019-09-29 14:30      编辑:董晨

  曾联松,原籍浙江瑞安,1917年12月17日出生,父亲是一个普通知识分子。受江浙一带文化氛围和家庭的影响,曾联松从小就喜欢书画艺术。进入瑞安中学读初中时,就已经能够独立创作绘画作品了。曾联松不仅喜欢写字画画,思想上也追求进步。他在中学和大学期间,多次参加爱国学生运动,思想渐渐趋向进步。1938年5月,21岁的曾联松在重庆加入中国共产党。上海解放后,他进入上海市合作总社,从事财务工作。此时,他虽然是没有任何职务的普通职员,但思想进步,工作积极努力,拥护共产党,对于即将诞生的新中国,充满着美好的期待。

  有了这样的思想基础,再加上十分关注政治大事,每天都认真阅读报纸,所以,当他在《人民日报》上看到国旗征稿启事时,心情特别激动,觉得自己一定要参与到这个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事件中去。

  曾联松开始设计国旗图案时,就确定了一颗大星和四颗小星的方案。灵感来自于他大学时读过的斯诺写的《西行漫记》,这本书又叫《红星照耀中国》,书中有不少五星的配图,特别是斯诺给毛泽东拍摄的一张照片中,毛泽东头上戴的八角帽上,那颗五角星十分引人注目。曾联松的理解是五角星代表着光明,代表着真理,代表着中国共产党,代表着中国的希望。后来,他又读了毛泽东刚刚发表的《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对毛泽东的建国思想,特别是对新中国四个阶级的构成:以工人阶级为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联合民族资产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共同建国的思想,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也最终启发和敲定了他的设计理念。

  整体框架确定了,用什么色彩最好?曾联松决定,整个旗面只用红色和黄色。曾联松认为红色在政治上经常用来象征革命以及左派,它也是已经诞生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国旗主色调。将红色设定为国旗的基础颜色,既有热烈喜庆的气氛,也有代表解放和光明的意义,更因为中国共产党建党之后所举的旗帜都是红色,象征着党领导的革命和革命的胜利。而黄色,在中国宋代以后及欧洲的古罗马时期皆被视为高贵的颜色,是皇室的专用颜色,普通人不准使用。同时,黄色也是所有颜色中最能发光的色,给人轻快、透明、辉煌、充满希望的色彩印象,也表现了中国人黄色人种的民族特征。曾联松决定旗面用红色,5个五角星用黄色。

  接下来是动手设计了。他感到最难的是五颗星星的大小,特别是位置的摆放。最开始,他曾把五颗星放在国旗的正中间,小星环绕在大星的四周,但从画面上看,并不美观,而且显得呆板。截稿的时间越来越近,曾联松对自己的设计还是不满意。

  有一天,他偶然把五颗星移到旗面的左上方,后退几步,仔细观看,顿时觉得豁然开朗——那个最对的画面出现了。五颗星金光闪闪,居高临下,光耀四方,空出的红色旗面,就像祖国的广袤大地,红红火火,欣欣向荣。曾联松满意了。他把样稿寄出去的时候,已经是最后的截稿时间了。

  这个时候,国旗设计来稿已达3012个。在曾联松的样稿收到之前,第六小组已经决定选出三十几幅呼声最高的设计图案做成册子,供委员们讨论。“复字第一号”是五星加横杠的,排在第一号。曾联松的设计图案被编为“复字第32号”,排在第32位。但是,凡是看过这个设计图案的人,都会被它打动,意见非常统一。1949年9月25日晚上,毛泽东请大家座谈时,就直接翻到“复字第32号”,并表达了自己的意见,而且与会人员意见高度统一。

  最后,五星红旗成了唯一入选的图案。不少代表提出来要做一些局部修改,主要意见是说,大五角星中有镰刀斧头的图形,一来影响大五角星的光彩,减弱了其突出地位,二来图形显得有点乱,三来镰刀斧头的图案与苏联的国旗有点接近。第六小组听取了大家的意见,又经请示中央领导,最后送交大会表决通过的就是现在国旗的样子了。

  当这面五星红旗在全国各地冉冉升起的时候,曾联松看到后又惊诧又激动,激动的是新中国有了自己的新国旗,惊诧的是这个图案怎么和自己设计的那么像,只是大星中的镰刀斧头去掉了。他不敢相信那就是自己设计的图案。

  第二年国庆节前夕,曾联松到北京出差,全国政协派人到招待所向他核实当初设计的情况,来人没有表示什么,谈完就走了。9月27日,他在招待所意外地收到了纪念新中国成立一周年的观礼请柬,编号是“台右97号”。曾联松参加完天安门国庆观礼后就回上海了。11月1日,他接到中央人民政府办公厅的来函:“曾联松先生,你所设计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业已采用。兹赠送人民政协纪念刊一册,人民币五百万元,分别交邮局和人民银行寄上,作为酬谢你对国家的贡献,并致深切的敬意。”

  人民的共和国,第一面国旗就出自一位普通的公民之手!

  (摘编自《诞生——共和国孕育的十个月》 东方出版社出版 董伟/著)

  来源:天津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