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关心人民群众健康

发稿时间:2020-06-19 17:01      编辑:孔燕

  

全民参与爱国卫生运动。

  无论是在艰苦卓绝的战争岁月,还是波澜壮阔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周恩来始终牵挂着人民群众的医疗卫生状况,为发展中国卫生防疫事业,提高人民群众健康水平,作出了重要贡献。

  “一定要安全送到医院,不能有差错”

  全民族抗战爆发后,担任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中共中央南方局书记、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副部长的周恩来,领导党在南方国民党统治区和部分沦陷区的工作,时常往返延安、重庆之间。

  1940年夏天,延安及周边地区暴发了严重的伤寒疫情,刚刚建立不久的中央医院在日寇和国民党顽固派的封锁下,医疗物资匮乏,药品奇缺。中央医院院长何穆听说周恩来要从重庆返回延安,就向中央卫生部请示,希望让周恩来身边的工作人员从重庆带来一点伤寒杆菌菌种,这样就可以研制出疫苗,减少抗日根据地军民伤寒疾病的发生。

  当时周恩来为维护国共合作抗战大局与国民党方面正进行紧张艰巨的谈判。他深知菌种对延安百姓的重要性和急迫性,硬是挤出时间,亲自出面,弄到了一些伤寒杆菌菌种,分装在三个玻璃瓶中。医生一再叮嘱他:人的皮肤不能接触菌种,否则很容易传染。在抗战时期的医疗条件下,若是染上伤寒病很可能危及生命。

  对于如何携带这三管菌种,周恩来费尽心思。放在箱子里,怕颠碎;放在包里,怕摔坏;交给身边工作人员保管,又担心他们不小心弄碎或弄丢。最后,周恩来不顾医生的忠告,决定把菌种放在自己中山装的上衣口袋里。

  回到延安后,周恩来第一时间把菌种交给工作人员,让立即送到中央医院。他反复嘱咐道,菌种很珍贵,延安人民十分需要它,一定要安全送到医院,不能有差错。

  在医院,看到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三管菌种,医务人员都愣住了,不由责怪道,伤寒菌种不能随身携带,这样很容易感染。

  但是,当得知周恩来携带菌种的经过,医生们感动万分,久久说不出话来。

  “如果搞得不好,就点我的名登报批评”

  新中国成立不久,在毛泽东“动员起来,讲究卫生,减少疾病,提高健康水平,粉碎敌人的细菌战争”的号召下,全国人民掀起了轰轰烈烈的防疫卫生运动,消灭了大量的苍蝇、蚊子、老鼠等病媒虫害,清除了累积成山的垃圾。

  为了使群众卫生运动深入持久地开展下去,中央决定把防疫卫生运动定名为爱国卫生运动,作为卫生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将各级防疫委员会改为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统归各级人民政府直接领导,周恩来兼任中央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主任委员。

  在开展爱国卫生运动中,周恩来特别强调领导干部的关键作用。1952年在检查北京的卫生工作时,他曾对卫生局一位负责人说:“爱国卫生运动搞得好不好,关键在领导,领导搞不好要批评。你们可以来检查政务院的爱国卫生运动,如果搞得不好,就点我的名登报批评。”“市政府搞不好,就点市长的名。”

  在中央和周恩来的大力推动下,全国爱国卫生运动收到很好的效果,尤其是农村面貌大有改善,出现了南京五老村、上海南翔镇、山西太阳村、广东水东镇等一批先进典型。

  “一个国家的总理还谈到血吸虫病,真令人感动”

  新中国成立初期,多种传染病肆行无忌,寄生虫病分布广泛,危害甚烈。那时,威胁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最大的一种疾病是血吸虫病。

  周恩来非常重视血吸虫病的防治工作,明确指出“消灭血吸虫病已成为我们当前的一项严重的政治任务,必须充分地发动血吸虫病流行地区的广大群众,坚决地为消灭这一病害而斗争”。

  由于时刻惦记,甚至在接见外宾时,周恩来也会主动询问国外在防治血吸虫病方面的经验,并欢迎他们到我国流行血吸虫病的地方察看,对我们的防治工作提出意见。

  1955年11月4日,周恩来在接见阿部胜马、堂森芳夫率领的日本医学代表团时,介绍了中国卫生工作的情况,坦率说道:“中国的卫生工作提倡预防,但方法还有待完善。中国几种传染范围较广的病,其中血吸虫病在长江流域分布很广,希望能够得到日本医学界人士的帮助和指导,在中国开展一个运动,推广日本的先进方法来消灭钉螺。”

  事后,一位日本医学家深有感触地说:“一个国家的总理还谈到血吸虫病,真令人感动。”

  来源:《红岩春秋》2020年第3期